你好,这儿荼泠。
全职叶蓝,不逆不拆。
叶蓝相关cp洁癖严重,见谅。
此外德哈|konoha x ene,安利也吃的很愉快。
新人文手,向各位太太致敬。

开到荼靡花事了,
唯余泠泠激石泉。
我在等你。
初见安。

【叶蓝】叶修生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生日快乐,叶修。

    有幸在那一天,遇见了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20170529老叶生贺。

【叶蓝】生贺

*私设世邀赛后,两人同居。

 *蓝河真名就蓝河,简单。

*小学生文笔,跪求原谅。顺便欢迎捉虫x

-----

    “…小蓝?”

    饶是有着厚实的遮光帘,依旧耐不住明媚的阳光一缕一缕打在窗帘上。叶修睡得迷迷糊糊的,乍一睁眼便知时间不早。嘴里无意识的念出爱人的名字,一面纳罕平日里最爱劳心饮食起居的小保姆居然没叫醒自己。顺手取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----自家弟弟的名字紧跟着一条信息闪出----“生日快乐,混账哥哥。”呵,小伙子还算有点良心。叶修带着自己都没发现的笑容随手回复:你也一样,笨蛋弟弟。

    这么说…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呀?在卫生间叶修一边刷牙一边无所谓的瞅着镜中顶着鸡窝的自己。不应该呀…小蓝咋连个早安吻都不给哥了?难道是因为哥老了容颜不再嫌弃哥了?啧啧啧不行呀小蓝,看来今晚哥得证明一下自己了。

   某叶·心脏·无下限·猥琐·修一步三晃的下楼走进客厅----餐桌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。哟,还和哥玩儿捉迷藏呢?叶修随手移了移餐盘,不那么意外的取出了垫着的浅蓝色信笺封。叶修勾了勾嘴角,对着信封上“致世界冠军”的字样愣了会儿神。取出折叠得十分整齐的信纸,叶修就着皮蛋瘦肉粥看起了蓝河亲手写给他的信。

 [致 我最了不起的叶修:

    生日快乐!

    唉…说起来你还记得今天是你生日么…你这个人呀,真是不知道那你怎么办。]

叶修嚼碎了刚吸溜上来的一大块皮蛋,心满意足的继续往下看。

  [我,先代你的所有粉丝说一句,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啊,五月二十九号这个日子,竟会有这么了不起的人物出生。哎,你别嘚瑟啊。]

叶修笑了起来。哥的小媳妇儿怎么这么可爱,他想。

  [嗯…反正今天是你的生日,平时想说的话,就在这儿讲了吧。你…看完不许笑我。]

不会,顶多就嘲讽你一年嘛。

  [叶修,你真的…好了不起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我还在蓝雨青训营,那时我就特崇拜黄少。崇拜他炫酷的技术,崇拜他对机会的掌握能力,也羡慕魏老大对他的青睐。一开始我也幻想过,我是否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他那样的人。不过,有些差距可能是天生存在的吧,就好像有些人很聪明高数一听就会,而另一些人哪怕凌晨四点起床也无法企及他们的高度。

     我以前一直以为,可能我的人生就如我的履历一般,平淡无奇。有时我也痛恨自己的平凡,有时我也无奈自己的弱小。我以为我会这样毫无悬念也无波澜的一直走到人生尽头。

    直到我遇见了你。

    首先…是在第十区。难以置信啊,从某种角度来说,我看着你一点点从尘埃中站起,复又走向神坛。我可不可以说,我曾经,也算帮助过你呢。

    当初大春告诉我,你就是叶秋的时候,我猝然发现我居然心跳得很快。诚然,我的偶像是黄少,但是斗神,三连冠,这些词语,无论哪个都能在任何一个荣耀玩家心中激起波澜。当时,我真的好激动啊。可是我又想起,你,“君莫笑”,总是厚颜无耻抢野图坑材料,我又有一些恍然。谁能料,最辉煌的、在我心中最能诠释“荣耀”的人,竟是这样...

   在那之后的一次野战遇到你的时候,我惊觉我竟下不了手。...虽然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区别吧。当时我沉浸在“对面这个人是叶秋!”与“那又怎样他抢野图!”的思想斗争中,直到系舟提醒我我很不对劲。我和大春说,要不,我不带团战了吧。大春说,好。

    带副本的时候,我常常走神。我会在看到穿着怪异的boss时想,他穿得比君莫笑还丑。我会在boss红血的关头想,如果是君莫笑他会怎么打。我会在查看记录榜的时候想,如果君莫笑来能提升几秒。

    君莫笑,君莫笑,君莫笑...

    等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不被任何人看好的兴欣,一路过关斩将,一路杀向目标,所有曾质疑你,指责你甚至唾弃你的人都哑口无言。我看着举起奖杯的你,笑得那么自信而洒脱,仿佛笃定那是你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你真了不起呀。

    没有你的荣耀,是那么的无趣。我竟不知到,我曾经那么热爱的一个游戏,竟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黯然失色。但是我知道,我和你注定就是两条渐行渐远的相交线,你有你的辉煌,而我注定平凡。

    好长一段时间里,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。带团也好,刷副本也好,甚至虐野怪也好,干什么都是漏洞百出。大春问我怎么了,我无法回答。他叹口气,让我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我把自己关在家里,颓唐而无助。

    所以你一定不知道,那天我浑浑噩噩鬼使神差的上了绝色发现你在线时,我是多么的欣喜若狂而又无能为力。我想冲过去向你表白,又怕你别说拒绝了,连我是谁都忘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你居然...咳不说了。]

叶修笑了。他当然记得发生了什么。那天他久违的回了网游,竟发现之前蓝溪阁那卧底保姆绝色居然在线,他抱着开玩笑的心态给人去了消息,“哟小保姆,你是不是爱上哥了要来兴欣?”谁料对面那个小剑客秒回“是”。叶修事后回忆说,吓得哥烟都掉了。蓝河没好气白他一眼,说,嫌弃我就滚啊。叶修马上没骨头似的缠着蓝河,蹭着他说,哪儿能啊,哥还等着你给哥做饭呢。然后那天叶修就没摸着床。

  [我不知道,在那个雪夜,你是怎样裹紧外套走出嘉世,怎样在陈老板为叶秋退役而哭得死去活来时保持平静,怎样面对外界的舆论和指责。这一切,你从未提起。

    我当然希望你人生事事如意,我也希望你情绪低落时能想起还有我一个不算厚实的肩膀。我不想和你谈恋爱,我是要和你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你不缺鲜花和掌声,也尝过辛酸与无奈。

    有幸在那一天,遇到了你,最了不起的你。

    喜欢上你,是我做过最了不起的事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蓝河.2017.05.29]

叶修沉默了一会儿。躲在沙发后面许久的蓝河忍不住悄悄探出头来,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打量着爱人的表情。叶修径直走过去拽起他。蹲久腿麻的蓝河一个重心不稳摔倒人他身上,少见的没听见他嘲讽。他好奇的抬起头----

叶修把头埋在他颈窝。蓝河忍不住了想推推他,不料他突然抬脸----“蓝,哥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,就是喜欢你。”

----

啊…还是那句话,小学生文笔…辣眼睛ooc真的是抱歉…(也没有人看到这吧

嗯…就当,很没有资本的我,自娱自乐下好了…


评论
热度(16)
© 泠泠激石泉 | Powered by LOFTER